一种秋天生长的橙色果实

君去徒淹留,重泉旷音息。

十方无害:

GACHA和古剑的活动~~虽然…………在活动最后~半天画完了~~~T7T~~~
感谢最后5小时给我投票的大家~~谢谢你们~=皿=!!


最后4小时的爆肝速度23333原来我可以这么快哦~~OTLLL~~

边画边又是打气又是叹气的

想着本来是给这个主题画的不参加有点失去意义了~~~
重在参与嘛~~~
虽有遗憾并不后悔~~~~~=7=~~
OL快点上线吧~~~~~我电脑都换好了~~~O皿O!!!

------------------------------------------

按照这个速度其实填坑也蛮快阿~~嗷~但是手好酸T—T

接下来继续调整作息吧

--...

[夜初]焚心(原作背景,四十二)

前文合辑戳我


四十二

“尊上不在城中,这些贼人恐也认为机会难得,故铤而走险。”

“本座难得下界,洞天之事又是机要,他们便以为本座此去该盘桓得久些。”沈夜的样子不似怒倒似嘲,仿佛有几分成竹在胸的意思。

华月多少定下心来,就听沈夜问道:“你这几日在城中,可有发现形迹可疑之人?”

她仔细回想,还是只能摇头以对:“偃甲炉的修复才要提上正轨,这几日实在忙乱得很,并未发现什么异常。”

沈夜点点头,知道瞳扔出了图纸便当是交了差:“偃甲炉是城中大事,各项杂乱事务还要劳你费心。”

族中真正主事之人不多,累得沈夜不在,华月便分身乏术。

华月连忙摇头,问道:“关于法阵……尊上可有疑心之人?”...

焚心(原作背景,四十一)

前文Lofter合辑传送点我


四十一

沈曦雀跃不已,慢慢也不再畏缩,开心地引诱青鸟落在她的手臂上。

一人一鸟将不大的寝殿转着圈地你追我赶。


不知不觉便天色便转了暗。


沈曦恋恋不舍地将青鸟轻轻抱在怀里,却终究难以抵御困倦,没有了玩闹的精神,无力地靠在厚厚的枕头上。

“时间过得真是快呀。”沈曦抚摸青鸟顺滑的羽毛,仰头看着初七强打精神说道,“小曦还不想睡过去呢,小曦还要把初七哥哥的事情记下来……”


初七蹲跪在床边,侧耳听了听远处的动静,才俯身为沈曦拉好被子,对她说,“曦小姐无需多虑,属下不会离开。”

“嗯……你人就在这里,可比日记好用多啦。”沈曦软绵绵地点点头,似是随...

焚心(原作背景,四十)

这进度慢的我也是醉了……(

前文合辑传送戳我


四十

初七欠身行礼,也不知是不是为了避开沈曦灼灼的目光,“属下明白”。


“嗯。”沈曦欢喜地又点点头,有一下没一下地玩着手中的兔子耳朵,“哥哥有时便是这样,对谁好,在意谁,都不知怎样说出来。我小的时候还总被他弄哭呢。”

明明自己都还年幼却还如此煞有介事地介绍自己“小的时候”的经历,那副样子真是出人意料的可爱。


“大祭司肩负全族命运已是呕心沥血。抒情传意之事总归耗费心神,不太擅长也没有什么。”许多过往在心中掠过,初七平淡地说,“只消岁月久长,没有什么看不清楚的。”


“啊?那是要‘看’很久...

焚心(原作背景,三十九)

Lofter中前文合集(1~24章)戳我


三十九


看沈曦明显误解了自己的举动,初七赶忙不再看沈夜,尽力用了最温和的声音回答道,“属下于暗中随侍大祭司多年,自然是见过曦小姐的。只是曦小姐并不曾见过属下。”


“嗯——原来是这样呀。”沈曦一边饶有兴致地晃着腿,一边轻轻推了推沈夜的胸膛,“哥哥也真是的,怎么也不早些介绍给我?虽然我会不记得,但也是可以写在日记里面的呀。”



沈夜似是意外沈曦会有此问,不觉间唇角的笑意仿佛收敛了一些。他向初七看了一看,才说,“如今不是见到了?”


沈曦好像对沈夜如此显而易见的蒙混有些失望,她拽了拽沈夜一侧的小辫子,难得别扭地嘟囔了一句,“...

焚心(原作背景,三十八)

昨天发的时候太迷糊,现在才发现各种bug一大堆……捂住脸。赶紧抢救一下=͟͟͞͞(꒪⌓꒪*) 


前文传送戳我


三十八

初七随着沈夜起身,发现周身清爽整洁,忍不住向沈夜多看了一眼。


沈夜似乎正颇有兴致地逗弄光罩中的青鸟,修长的手指穿过光壁,更显得光洁润泽。

青鸟睁开迷蒙的双眼,懒洋洋地动了动,从沈夜的指尖挪开半寸,又欲重新睡去。


沈夜见状,回首道,“都被捉入了牢笼,它倒还惬意得很。”

像是调侃,又像是意有所指的讽刺。

流月城之于沈夜和族人来说,不正与这无形的光牢别无二致。


初七闻言看一眼熟睡的青鸟。

“大概它并未觉察自己身处牢狱吧。”


他的...

据说发出来可以快一些画完。
我只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大祭司的衣服……(跪倒
大祭司你说啊!你说啊……说啊……啊……

[夜初]焚心(三十七)

好久不写,写的好纠结……(。 


三十七


初七似有所觉,注目看着沈夜印在长发阴影下同样专注的眉眼,忽然想对他说,一定有一天,雨会停的。


可他动了动嘴唇,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出口。


那一天还太遥远,不知要走哪一条道路,不知还有多少艰难险阻。


然而不论将要面对什么,他都会为眼前之人清道护航。



看到初七即便深陷柔软的枕被之中,也仍然掩不去果决之意的面部线条,沈夜突然无端觉得教人欢喜,分毫也不想挪动视线。


等了一会,他像是想起什么,手臂微抬招出一个透明的光罩,里面静静地睡着一只水蓝色的青鸟。


初七的目光顺着光罩出现的地方看过去,等...

[夜初]斗转星移的后50问(剧透部分已打码)

嘤,因为各种原因消失了好久。焚心的新章仍然在憋,先丢个(划掉)天国的(/划掉)斗转星移的后50问混一下……!

透的比较严重的地方打了码,虽然打得有点简单粗暴……总之就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啦!(喂

没有看过这篇的话我也来句一句话简介,就是设定为大祭司的初七和慢慢长大的小阿夜边工作(?)边谈恋爱的故事。


51 请问您是攻方,还是受方?

沈夜:那是什么意思?

主持君进行简短介绍@#*&^%

沈夜:唔,那么我算是攻。

初七:受方。


52 为什么会如此决定呢?

沈夜:第一次的时候不太清醒。后来……也没有特别决定,自然而然便如此了。

初七:...

[夜初]焚心(原作背景,三十六)

对不起大家,好久没更是因为我过春假出去玩了…………(。


愉快的蜜月旅行就这样结束了说起来还真有那么点不舍……QWQ



前文可以搜焚心tag,或者选择以下传送阵。


戳我传送到LO上的合辑


戳我传送到江海寸心


戳我传送到长佩



三十六


这游刃有余的姿态让初七不禁感叹沈夜不愧有神血护身,果然是非同凡响。


然而仿佛被沈夜亲昵的声音灼伤,他的喉咙像是堵住了,忽然怎么也发不出声音。


本已软烂得连裹紧对方也做不到的湿热穴肉不受控制地蠕动起来,代替语言做出了最直接的回应。...



[夜初]焚心(三十四~三十五)

请叫我不卡肉界(。)的业界良心Q3Q 不要在意细节!






P站门牌号:id=5083171






前文可以搜焚心tag,或者选择以下传送阵。



戳我传送到LO上的合辑(此链接客户端易闪退,建议PC戳)



戳我传送到江海寸心



戳我传送到公子




[夜初]原作背景(原作背景略AU,三十三)

说好的下界蜜月游当然必须要滚床单……不滚床单好意思叫蜜月吗_(:з」∠)_

本来看到一个喜爱的姑娘的可爱的梗,十分蠢蠢欲动,但是最后的结果是完全和辣个梗基本很难找到一毛钱联系……忍不住表示深深的歉意!!!

不过多亏这个梗启发了我,让我不至于卡到天荒地老。

那么麻烦移步p站啦QwQ


P站ID=5054366

 如果打不开P站或者没有P站账号的话,也可以去长佩看!门牌号t=16411


前文可搜焚心tag,也可戳我或者戳我

[夜初]焚心(三十二,基本算是原作背景的原作AU……(什么鬼)

好久没更新不是因为我在摸鱼!!是因为我一不小心和小伙伴一起掉进了剪视频的深坑…………现在视频已经生出来了我也终于可以更新啦!!

和小伙伴一起合作的视频也仍然是原作?误解?向夜初。

看视频点我,不要忘记佩戴耳机佩戴耳机佩戴耳机哟_(:з」∠)_


废话完毕,以下正文otz


-----------------

三十二

仙人轻缓的声音就像不是从耳边,而是从胸膛之中响起一般。

沈夜望着流光留下的轨迹,感觉那声音就像魂魄经过留下的残影一样久久萦绕不散,很长时间也没有回过神来。

直到初七走到他身侧,他才醒悟一般看着走近之人,淡淡想道:原来如此,这……便是我心中...

[夜初]斗转星移(之十)

之前在36贴过的……忽然发现少贴一章(。

之十

沈曦放下雕花玉琴,刚刚拨下的音符似乎还依稀回荡在空气之中。她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精疲力竭地把自己陷入了柔软的床铺,“这回总算还过得去了!”

沈曦宽阔的袖子和两束长长的辫子全都铺散开来,华月不禁被那样子逗得笑了一笑,“之前也没有你说的那么糟糕啊。”

“就算本来是这样——”沈曦托起了下巴,“可是和华月姐姐一比,就根本没办法听了嘛。”

华月也坐下来,用手指戳了戳沈曦鼓起来的腮帮子,“就算你这样夸我,我也是不会做金丝果酱给你吃的哦。”

“谁说我想吃金丝果酱啦……”沈曦别扭地躲开华月的手指,犹豫了好一会儿,还是略显忐忑,“那,明天要是我哪里弹错...

[夜初]焚心(原作背景,三十一)

感觉我这原作背景越来越像原作AU,后面就更像了……其实分支不同不就是原作AU吗!

下次换个标法好了(。

大家初七快乐Q3Q,本来计划初七更长长长的一章,但由于各种原因,变成了不但不长,初七还略显酱油的一章……(。


三十一
***
等到沈夜放下手中的玉笛,谢衣还是那样倚着石桌看着沈夜,仿佛还没有回过神来。
沈夜看他恍惚的样子,心中沉重之事一时间也似乎轻了几分,低低地笑了一声,“看你,在想什么?不是你说要听?”
谢衣这才大梦初醒一般,喃喃问道,“师尊,这是什么曲子?”
“这首曲子……叫做在水一方。”沈夜将玉笛别回腰间,解释道, “……在水一方?”谢衣重复得很慢,似乎还沉浸在曲子的余音之中,“

[夜初]焚心(原作背景,三十)

前文戳我


三十

两个人就这样躺了好一会,就像他们也如同这个仙境一样暧昧了时间的流速。


万籁俱寂之中,沈夜首先坐起来,拍掉身上的草叶道,“既然此地对烈山部无益,我们也是时候离去了。”

“是,主人。”

沈夜拉了初七一把,确认对方没什么异样后才说,“只是……如何从此处出去也是个问题。”


这洞天虽不大,却没有任何可以称得上出口的地方。

他们来时是由法阵传送,可放眼望去,又到哪再去寻一个法阵将他们传送出去?


初七看了看一望无垠的荼白光点,应道,“此地封印虽然动摇,可只有视野尽头才可看到稀疏星斗若隐若现。以目前的速度,要等封印...

[夜初]焚心(原作背景,二十五~三十二)

合辑合辑,已看过的姑娘请跳过~


前文戳我


二十五

这一回沈夜握着初七的手第三次步入结界之中,感觉却与前两次进山截然不同。要对这结界有最直观的认识,果真还须亲身试之——仅仅只是因为与身负魔气之个体有所联结,顷刻便有数不清的退却念头不知不觉从心底升起,一再侵蚀他的理智。

尽管内心有一个角落清醒地知晓这些念头应当是结界的作用,但沈夜的心中还是不受控制地不住去想也许破除这个结界根本没有丝毫意义……那洞天很可能根本不在此处,就算当真交到好运进入洞天,又有谁能够保证那是一处还未被浊气侵袭过的洁净之地?

……他们曾经探访过那么多洞天……从来都无一例外...

[夜初]焚心(一~二十四)

整理了一下前文,这样不用一章一章翻,读起来比较轻松。

这篇文的走向基本是从夜初百年写起,一直写到和游戏相同的时间线。
从游戏时间线往后可能会走不太一样的分支,总之也是为了HE服务啦!(


之一

沈夜一踏入沉思之间,便知晓了内室那个法阵中央的是什么。


已等候多时的七杀祭司侧头瞥了一眼终于从繁杂事务中归来的大祭司,竟并未有任何起身行礼之意。他只是随意地往法阵方向抬了抬下巴,露出了一副“终于可以交差了”的表情。“费了这么些时日,总不算辜负了你的交代。”

沈夜的左袖摆微不可查地晃动了一下。他稍稍加快脚步,一直走到法阵边缘才停下。法阵的光辉将他的半边侧脸镀上了一层青...

[夜初]焚心(原作背景,二十九)

终于赶上今天啦,正好赶上甜甜的情节,真是棒棒的=3=

大家情人节快乐,特别感谢大家的支持和陪伴QUQ!


前文戳我


二十九 
洞冥草的光辉在沈夜眼中晃动着,就如潮水一般的思绪与情感也在沈夜心中回荡不止。 

在山中传送阵法生效的刹那,事出突然,来不及多想。 
可到了这洞天内部,面对着寂静的黑暗和满眼的白色光点,他却无法不想。 

他那时既已通过阵法,便自然明白这洞天何人可入,何人不可入。 

他以为他早已学会不再由任何期望,如此一来便也没有了失望。 
不知重复了多少遍,失望的情绪竟然仍然没有麻木。 
这也许只...

[夜初]焚心(原作背景,二十八)

前文请搜“焚心”tag,谢谢QUQ!

二十八
不再需要赘言,从骨笛之中读取出的信息已经十分充足。
世间洞天福地也是不少,唯独此地逃过浊气的侵袭,却也并非因为距离不周山路途遥遥。

当年天柱倾塌,为了让名叫姑洗的凡人再度回还洞天之时免于浊气之毒,白民上仙用所有法力停止了洞天之中的时间流转,仙身也不复存在。
任凭人间千载荣枯,红尘变换,洞天之内却永远地停留在了天柱刚刚倾塌,浊气未及扩散的时刻。

只是现下洞天内的平衡遭到了来自外界的干扰,时间逐渐重新开始流动已是无法避免。
短则几十年,长则百余年,此地中景也会如同世间其他地方一样被浊气所侵蚀。

沈夜的低笑无端教人心悸,然而沈夜却似乎不以为意。他折下一段...

[夜初]焚心(原作背景,二十七)

二十七
“正是。”沈夜给出了肯定的答复,“此处风景与世间截然不同,自成一处异界。应是我们寻觅之所。”

也许是伤势未复,也许是黑暗之中闪烁的微光,让这一切都仿佛梦境。
找寻了那么多地方,想尽了那么多办法,历经了那么多次失望,终于还是被他们找到了吗?
这样一来,沈夜该有多么欣慰。
初七躺在茂密的草叶中看着沈夜的剪影,好不容易劝服自己并非身处梦境,名为喜悦的火苗这时候才从他心底燃起。
若是烈山部的存亡有了这样一个好的着落,那么沈夜也总算可以卸下身上的重担了吧?
到了那时……也许沈夜还能再找回如今只存在于睡梦之中的笑容。

多年以来,初七出入流月城各处要殿,也曾略有耳闻沈夜也曾有过活泼烂漫的少年时光。
烈山族人寿数长久,...

[夜初]焚心(原作背景,二十六)

二十六

在雾气缭绕的林间徘徊多时,沈夜终于似有所得。

他在一棵繁茂的古树附近站定,多次抓起又放开初七的手,几经确认,终于开口。

“……初七,就在此处。”

“主……人……?”

沈夜明白此时初七已经辨认不出他话语。大约他只是感到听到自己的名字被呼唤,反射性的回应而已。即使如此,他还是在捏起法诀之时对初七回复道,“即刻便好。”


碧色的法阵从沈夜脚下隐去,山中弥漫的白雾也随之逐渐消逝。

骤然失去身体及精神之上的双重重压,力气已被抽干的初七踉跄几步,正好扶上了沈夜的手臂。

手心的汗水立刻染湿了沈夜的袍袖,沈夜难免担忧,反手去搭初七的腕脉。

“属下……无事。”初七的气息仍...

[夜初]焚心(原作背景,二十五)

拖了好久真是抱歉……
之前的本子挂了,买新的和抢救之前的硬盘花费了不少时间,好长时间不写也有些莫名卡文……
总之能找回硬盘里的大纲真的是非常开心!

二十五
这一回沈夜握着初七的手第三次步入结界之中,感觉却与前两次进山截然不同。要对这结界有最直观的认识,果真还须亲身试之——仅仅只是因为与身负魔气之个体有所联结,顷刻便有数不清的退却念头不知不觉从心底升起,一再侵蚀他的理智。
尽管内心有一个角落清醒地知晓这些念头应当是结界的作用,但沈夜的心中还是不受控制地不住去想 也许破除这个结界根本没有丝毫意义……那洞天很可能根本不在此处,就算当真交到好运进入洞天,又有谁能够保证那是一处还未被浊气侵袭过的洁净之地...

[夜初]焚心(原作背景,二十四)

首章点我

上章点我

之前全部章节搜“焚心”tag即可。


二十四

此事既然已成定局,那么多想无益。

沈夜挥除杂念,潜心思考可有破除结界,进入洞天之法。


眼下很明确的是,这结界主司两事——一是为护洞天内部纯净,不受外部污浊侵染而隔绝着一切不干净的气息,而二……

既然自从那传说中名叫姑洗的乐师以来,长达千年都无人得以进入这处洞天,想必这结界所负担的另一项责任则自然是隐藏南田洞天真正的入口。

……当然,如若那传说本身就是虚假的话,这个假设也便不成立了。实情究竟如何,还是要等设法破除结界之后才可知晓。

虽然这结界十分高深难测,可是思来想去,想要有所进展,目前唯一较为切实可靠的突...

[夜初]焚心(原作背景,二十三)

果然告别了假期,日更什么的就是浮云……((


二十三

初七有些惊讶沈夜这突如其来的吻,尤其是其中略显凌乱的呼吸正鲜明的昭示着沈夜此时心绪的不平稳。

他来不及去管为何他们忽然又回到了山下,也一时无暇去管为何他会躺在沈夜臂弯之中,只是无比专注地回应着沈夜清浅得几乎像是试探的亲吻。

沈夜明显察觉到了初七的回应,喉咙里发出了极小地感叹之声。他从温和到慢慢用力地汲取着初七的呼吸,就像是在确认对方的生命力还仍然完好的存在一般,认真地几乎一丝不苟。


沈夜的舌尖最后在初七唇上恋恋不舍磨蹭了一小会,终于松开了怀中之人,看着初七轻巧地落在地面。

初七也不再追问之前的问题,只是看着沈夜...

[夜初]焚心(原作背景,二十二)

想看前文的话,搜“焚心”TAG就OK啦=3=


二十二

沈夜寂然站了一会,没有再提仙草的事。

“此地浊气确比西北之地略显稀薄,此行并非全然无望。初七,我们上山。”

“是,主人。”


两人一路小心行进,路遇不少心怀好奇的当地人上前打听或是盘问。起初沈夜还会向他们询问一些南田山的情况,可后来他们也发现他们说的话全都千篇一律——除了添油加醋描绘传说故事的,就是埋怨山中雾气缭绕、太易迷路、劝他们不要去的——之后就也便不再问了。

沈夜和初七即便是平常走路,也是比之常人脚程快上许多,不消一个时辰,边已将热闹的县城远远甩在身后,走在安静的远郊山林小路上,眼看那片白色水雾之中的山峰...

[夜初]焚心(原著背景,二十一)

为了搜TAG方便,在之前的章节都加了焚心的tag。想看前文的姑娘搜焚心tag就好啦=333=


二十一

“我不在城中这段时间,还要劳烦你多照看小曦,”沈夜往小曦卧室的方向看了看,“三日之内,我必会回来。”

“有属下在,尊上放心前去便是。此行凶吉难料,还请尊上多加保重。”华月顿了顿,似有困惑地问道,“属下听闻,有些阵法需多人合作才可破解。不知尊上……?”

沈夜应了一声,答道,“此事本座自有打算,你且安心。”

华月也就不再多言,以手抚胸道,“是,如此属下便在此等待尊上的好消息了。”


目送华月离开,沈夜便立即着手准备下界之事。

“初七。”

“是,主人。”黑衣的杀手立...

[夜初]焚心(原作背景,二十)

之前回去重新看了看第一章,发现沈大大当时也说了“你醒了”这一句。

当时一看真是有点感慨……真的是和上一章完全不同的心情啊=w=


首章戳我


二十

经过通传之后,华月步入熟悉的沉思之间,俯首向沈夜行礼。

“参见紫微尊上。”

“不必多礼,”沈夜前倾了身体,罕见地露出有些关切的样子来,“怎样,有进展吗?”

华月摇摇头皱眉道,“尊上恕罪,进展并不顺利。那处洞天十分难寻,先后派去了好几批祭司,几乎搜遍了山中每一寸土地,却全都无功而返。此次属下亲自前去,本以为能找到些许线索,没想到还是不得其门……”

沈夜早已经历过不知多少次失望,此时并无什么特别感受,反而安慰华月道,“既有民间传言,...

[夜初]焚心(原作背景,十九)

首章点我

上章点我

十九

沈夜早已醒了。

可不知出于何种考量,他虽然张开了双眼,却罕见得一动也不想动,就像是还对那一场无梦的安眠稍有一些留恋。

尽管神血灼烧之痛不曾稍离,可沈夜也难以否认,心中那长久挥散不去的重压虽然还是存在,可是似乎再也不似从前那么迫人了。也许他终于可以尝试着相信,行走在这漫漫长夜的并非只有他一人。

莫名安下心来的,似乎不止是他一人。沈夜无意间微微收紧轻轻与初七交握的左手,若不是这样,初七又怎么会还未清醒,自己又如何得以看到一向警觉的秘密杀手沉睡的样子。

沈夜静静地维持着缓慢的呼吸,就像是着迷一般地注视着眼前这稀罕的景象。

他想,即便是睡着了,也似乎还是那么不...

[沈谢沈/夜初]斗转星移(之九)

首章传送门:之一~之三


之九 


熟悉的光芒慢慢散去,沈夜手中的灵符也重新闪耀起明亮的金色光辉,这表明这一次的灵符已经加固完成了。 
“多谢大祭司。”沈夜随手把灵符揣回胸口之后从法阵中心的高台跳下来,毫不意外地看到大祭司摇了摇头,显得比平日里还要冷淡。 
沈夜却知道大祭司只是精神不足罢了。维持着灵符的术法必然极为耗费灵力,就连法力高深的大祭司也不免要多缓上一缓。 

沈夜一向是当日排在最后一个加固灵符的,因为这样便可直接与大祭司一同前往大殿,开始一天的授业。他安静地等着初七从高台走下来,深色的瞳孔中散落着法阵周围的烛光,透澈得倒映着初七的影子。就像小时候一...

© 一种秋天生长的橙色果实 | Powered by LOFTER